梵蒂冈 – 缅怀亨里克·霍泽总主教“传教士、普世教会的亮点”

 215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梵蒂冈城(信仰通讯社)—二OO五年一月二十二日被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任命为主教前,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副秘书长兼宗座传教善会主席,公教传教会会士(SAC又称巴罗蒂尼会士)亨里克·霍泽接受本社采访指出,“每一名传教士都体现了关怀帮助他人的价值观,但如果没有所有人对传教士的关怀帮助,那么传教士也就终结于自我、不再是普世教会的亮点,在局势极其艰难——如果不是敌对——的境况下奉献他们的见证”。
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霍泽总主教出生在波兰首都华沙。先后普鲁什库夫上小学、在华沙上中学后,进入华沙医科大学完成大学课程。一九六九年正式加入公教传教会。一九七O年九月八日发初愿。一九七O年至一九七四年期间,在公教传教会波兰奥塔维茨大修道院学习神哲学。
一九七四年六月十六日晋铎。一九七四至一九七五年期间在法国首都巴黎学习法语和热带病医学,准备前往卢旺达传教。一九七五年至一九九五年,在卢旺达从事传教工作。在此期间,担任多项牧灵工作——副本堂、本堂司铎、家庭传教宣传员;平信徒教育工作以及传教媒体的工作等。一九七八年,在基加力创建了医疗-社会中心。并在以后十七年的时间里,领导中心和另一个家庭教育中心的工作。还多年担任主教团医疗卫生委员会秘书、主教团家庭委员会秘书、基加力医生中心协会主席、艾滋病传播调查中心负责人;并负责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多项心理医疗援助和社会援助。
在卢旺达度过的传教岁月里,霍泽蒙席曾经担任公教传教会省会长;以及卢旺达男女献身生活团体和修会长上联合会主席达十年之久。一九九四年,被任命非洲主教会议医疗及家庭领域专家。同年,鉴于圣座驻卢旺达大使空缺,霍泽蒙席被任命为宗座驻卢旺达调研员,直到正式任命新的圣座大使。一九九六年至二OO三年期间,为法国公教传教会省会长兼法国修会长上联合会传教委员会成员。在此期间,受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的委托,霍泽蒙席多次访问了传教区国家的大修道院。二OO一年,除与人合作创立非洲家庭行动联盟外,还担任联盟秘书。自二OO四年起,为公教传教会比利时布鲁塞尔传教事务负责人,积极致力于欧盟的牧灵工作。
二OO五年一月二十二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正式任命霍泽神父为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副秘书长兼宗座传教善会主席,任命为总主教。同年三月十九日,时任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的塞佩枢机在传信大学乌尔巴诺公学圣堂主持了霍泽主教的晋牧仪式。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私人秘书济维茨总主教、基加利总主教恩蒂辛约瓦蒙席襄礼。
二OO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教宗本笃十六世正式任命宗座传教善会主席兼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副秘书长霍泽总主教为波兰华沙-普拉嘉教区主教。二O一七年二月,教宗方济各派遣霍泽总主教作为“圣座特使”前往默主歌耶朝圣地。来年十二月荣休,霍泽总主教成为华沙-普拉嘉教区荣休主教。二O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教宗任命他为宗座监理,走访默主歌耶堂区。
晋牧前接受本社采访时,霍泽主教这样描述二十一年的传教生活。指出“我的个人经历与其他传教士的经历是一样的。对我以及所有传教士来说,并没有时间去专门学习如何做一名传教士。我们感到这一圣召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感到这是天主对我们的召叫。随后,我们会逐渐懂得,成为一名传教士是时间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在工作中不断积累经验;通过亲身经历的失败挫折与成功;通过不断的发现;通过与传教区当地人民逐渐建立起来友谊,从而对他们的生活、文化以及问题所构成的认识,我们成长为一名传教士。在这一过程中,不仅需要语言,更需要懂得他们的表达方式。也就是传教士们所说的本地化,能够生活在传教区人民的文化中间,与在福传道路上遇到的人民共同生活”。
宗座传教联盟新秘书长兼国际传教宣传中心主任、信仰通讯社社长,越南籍方济各住院会会士阮丁安胡神父表示,“我们宗座传教善会,特别是信仰通讯社都满怀着感恩之情怀念霍泽总主教,感谢他的宗徒服务、我们一起为他祈祷,特别是今天他去世一个月之际。尽管我未能结识他,但我可以说他将永远和我们在一起。他的传教激情和对圣母的虔诚敬礼将永远在我们中间。事实上,我每次走进宗座传教善会圣纽曼小堂时都会想起他(因为他在罗马学习神学时曾住在大楼里),因为就是在霍泽总主教担任宗座传教善会主席时翻建的这座小堂,上面还有一个纪念牌,以及二OO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圣公会总主教威廉姆斯来访纪念牌。我们感谢上主让他领导了宗座传教善会”。
(SL)(Agenzia Fides 2021/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