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斯洛伐克 –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见证来源于十字架的凯旋而不是追求世俗上的“必胜主义”道路

 52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普列索夫(信仰通讯社)—教会的传教不能追求世俗上的“必胜主义”道路和标榜自我。每一个真正的基督信仰都源于基督十字架的神秘凯旋;这一点得到了验证,并在其形式和动态上体现基督“谦逊的爱”。而基督“谦逊的爱”在“日常生活中硕果累累、让万物从内部焕然一新,就像一粒种子落在地上,它死了并结出果实”。这是教宗方济各在举扬圣十字架瞻礼这一天的圣道礼仪中讲解的道理,再次指出了将基督十字架与教会历史进程不可分割地紧密结合在一起的纽带。
斯洛伐克牧灵访问的第三天,教宗在普列索夫市主持了圣金口若望的拜占庭礼仪。罗马主教指出,基督圣十字架的奥迹始终给我们指出并塑造了基督徒在世界上存在和工作的行动,向他们旅途中的同伴见证福音中宣讲的基督的救恩。奥迹本身所选择的启示自己的前所未有的方式永远都是基督信仰见证的源泉。恰恰因此,才是任何形式的文化、政治或宗教宣传都无法比拟的。
讲道开始,教宗谈到了圣保禄宗徒所提及的基督十字架是“绊脚石”和“愚妄”,标志着失败。它是“死亡的工具,但却恰恰在那里,生命到来了”;它“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但却给我们启示了天主之爱的美好。为此,神圣的天主子民敬礼祂、圣道礼仪在今天的庆典中纪念祂”。
教宗承认,有时候那些自称是基督徒的人也会产生一种“不接受天主救了我们”的诱惑,“任凭世界的邪恶在自己的身上宣泄”。这种诱惑似乎在那些渴望必胜主义基督教的人中盛行,这种基督信仰具有相关性和重要性、可以获得荣耀和荣誉。但没有十字架的基督信仰是世俗的,变得毫无生机。而因着恩宠“在被钉十字架上的基督内认出天主光荣”的人,用道生成肉身的活力证明了,以某种方式从基督信仰见证形成的运动中熠熠生辉。
十字架的奥迹只有那些深感受之有愧的人在感恩中接受、接受这一无法想象的厚礼。如果“我们不停下来注视十字架、不敞开心扉;如果我们不为向我们敞开的伤口惊异、如果我们的心灵没有无比的激动、不懂得在为了爱我们而受伤的天主面前留下泪水”,那长篇大论地讲十字架“是毫无意义的”。为此,十字架“永远也不能是政治的标志、宗教和社会意义的标志”。
为此,见证源于对十字架的默想,其巅峰便是殉道。从未与固执己见和必胜主义的表演有任何关联。“做出的见证是为了他们曾长时间默想的那一位的爱,以至于要效似祂,甚至不惜献出生命”。
在我们的时代,在基督徒没有受到迫害的地方,见证“可能被世俗和平庸所玷污”。每一个名副其实的基督信仰见证的特有标志不是将十字架变成“一面旗帜”,而是“按照福音、按照山中圣训”的教导生活。十字架的见证“不记得过去的错误、不抱怨当前”;“不用欺骗和世俗力量的道路:无意把自己以及自己的东西强加于人,而是为他人献出自己的生命”。
与基督十字架一致的基督信仰见证的特征,完全不同于任何形式的“宣传”。因为“十字架的见证追随的只有一个战略,那就是导师的:谦逊的爱”。为此,人与人之间渗透传播的见证是一条道路,这条道路上,基督救恩可以触及和触动当今时代男女老少的心。
最后,教宗指出“见证孕育其他见证,因为他们是生命的奉献者。由此,传播信仰:不是用世界的力量,而是用十字架的智慧;不是用结构,而是见证”。
(GV)(Agenzia Fides 202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