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斯洛伐克 – 教宗指出“教会的‘中心’不是教会”

 43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布拉迪斯拉发(信仰通讯社)—九月十三日斯洛伐克牧灵访问的第二天,教宗方济各在布拉迪斯拉发市圣马蒂诺主教座堂发表讲话时即兴表示,“我给你们讲一件事:不久前,收到一封主教来信。谈到圣座大使时,他写道:我们在土耳其人统治下度过了四百年,饱受痛苦;我们在共产党统治下度过了五十年,饱受痛苦;但在这位宗座大使(在任的)的七年里,远比上两段经历还要糟糕”。话音落地,立即引发了在场主教、司铎、男女修会会士、修道生和要理员们的哄堂大笑。教宗继续表示,“又有多少人,与这位主教感同身受呢?没有自由,是行不通的”。
这段官方教宗讲话文本中没有的插曲,突显了自由是每一段名副其实的基督信仰经历的独特内涵。事实上,教宗这段讲话全部围绕自由、创造性和对话展开,也是与教会活动方式、教会在现代社会中宣讲福音使命最为协调的三大特征。
伯多禄继承人继续指出,“教会不是一个堡垒、一位君王,从高高在上的堡垒居高临下地俯视世界”。教会“是一个团体,渴望用福音的喜乐把人们吸引到基督徒身边的团体;是让爱与和平的天国在世界这团面里发酵的酵母”。教会使命的道路永远都是“像耶稣那样谦逊”;“生活在我们中间、治愈我们团体的创伤”。只有追随基督,也才能战胜教会的‘自我封闭’的倾向和倒退。罗马主教语重心长地表示,“教会的‘中心’不是教会。让我们摆脱对我们自己、对我们的结构、社会如何看待我们的过分关注。而是深入到人们的现实生活中”。
就其性质而言,福音的新意是通过接受自由的“风险”,并以创造性寻求宣讲基督救恩新方式来展示的——是基督向各个时代、不同文化背景和条件下的男女老少所许下的救恩。
教宗进一步阐述了福音宣讲与自由的和谐关系,在灵修和教会生活中,“基督的教会无意主宰良知或者占领空间,旨在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希望源泉”。
教宗围绕将福音带给东欧国家的东欧宗徒济利洛和梅托蒂的传教经历揭示创造性恰恰就是每一项宗徒活动的特点。两人在将基督信仰的信息引入东欧国家时“充满了创造性,接近上述民族历史、用他们的语言、效似他们的文化”。今天,“教会在欧洲人民中的最紧迫的任务是找到新的‘字母’,向他们宣讲信仰”。在富含悠久基督信仰历史的土地上,许多人所记得的“只有过去的历史,不再谈论或者指导人生的抉择”。但“抱怨、固守防御性的天主教、评判和指责世界都是没有用的。所需要的是福音的创造力”,也就是“圣神”。
“如果我们的牧灵无法再进入日常生活,我们要努力开启不同的空间,尝试其他道路。济利洛和梅托蒂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告诉我们:如果没有植根于一个民族的文化中就无法让福传壮大”。他们“曾遭遇了很多障碍、备受迫害,被指责异端邪说,因为他们胆敢翻译信仰的语言。这就是标准化的诱惑所产生的意识形态”。而“宣讲福音就像农民种地,撒种后回家睡觉,而不是一心瞪着看种子是不是发芽开花了、长出来了没有。因为他知道,是天主让种子成长”。
最后,教宗阐述了对话是每一种真正教会活力的特殊标志。强调一个无意创建“选择性小团体”的教会,相反,而是“懂得与世界对话、与宣信基督但不一定非是‘我们自己人’的人对话、与处于艰难探索宗教的人对话、与没有信仰的人对话”。
谈到创伤,教宗特别提及近代历史上东欧国家所遭遇的经历。“不能陷入怨恨、不信任,甚至蔑视,让我们在与我们不同的人面前筑起围墙。但创伤可以是通道、开口,效仿上主的伤痕,让天主的慈悲、祂的恩宠通过,祂的恩宠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使我们成为和平与和解的匠人”。
为了向大家展示这一奇迹是可能的,教宗方济各特别再次讲到了斯洛伐克的骄子扬·科雷奇枢机(共产党时代,他甚至被迫扫大街)的榜样,全场报以热烈掌声。教宗指出,“他是一位耶稣会士,遭到了专制政权的迫害、被囚禁、被迫从事繁重劳动,直到一病不起。二OOO年,他来罗马参加禧年庆典时,到罗马(埋葬受迫害基督徒)的地窟朝圣时,为迫害他的人点燃了一支蜡烛,为他们求天主慈悲。这就是福音、这就是福音。通过谦卑和忍耐的爱在生活和历史中成长”。
(GV)(Agenzia Fides 2021/09/13)